富士国际中国

【日本QST病院重离子治疗案例六】肺癌、前列腺癌

发表时间:2020-05-13 10:59作者:辻井博彦


为了进一步让大家了解日本重离子治疗,我们特意整理了案例。案例中的访谈内容是根据曾接受过重离子治疗的若干名患者的真实情况整理而成的。


这些受访患者向大家讲述了针对自身疾病是如何找到重离子治疗方法的、在遇到重离子治疗之前曾经经历过怎样的不安挣扎和期望。此外还有,针对这些疾病还有哪些其他疗法最终做出接受重离子治疗决定的理由、和医师如何交流、家人的反应、治疗时的情况、治疗前后的症状、生活变化、治疗完成后的经历以及治疗产生的副作用等内容。
这些真实的访谈对于想要了解或是想要接受重离子治疗的人来说,应该会有较高的参考价值。
注:文中所述重粒子即为重离子。


案例6   T・T先生(70~80岁)

○   治疗记录

    病名:肺癌、前列腺癌

    2014年10月   被诊断为肺癌

    2015年4月   接受肺癌的重粒子线治疗

    2015年9月   被诊断出前列腺癌

    2016年2月   接受前列腺癌的重粒子线治疗


  要是能用重粒子线治疗,就不想在自己身上动刀


    ——先说一下关于您肺癌的情况吧。

    T先生:每年我都会去M医院做体检,那一年我被医生告知“肺部有积水”。于是我就去呼吸科把水给吸出来了,然后开始寻找出现积水的原因。结果发现,在支气管、肺动脉和肺静脉进出肺部所通过的肺门的位置上长了个2厘米的东西。由于我非常害怕用针穿刺取组织的活检,所以当时决定先观察治疗。

    这个那个的又过了两年,到了2014年9月,我又去做检查,结果被告知,那个2厘米的东西已经长到4厘米了。其实我自己也知道自己肺部有点儿什么不对劲的东西,它还在继续长,这就有点儿不太妙了。本来我们这代人就都抽烟,我一直抽到了70多岁。

    10月,用支气管镜取了组织做了检查,判明是恶性肿瘤。

    为了确认是否有转移,我做了CT和PET检查,并在紧靠肺部的淋巴结上发现可疑反应。但是医生判断认为,这是因为肿瘤靠近淋巴结,淋巴结为了对抗肿瘤,努力防止不好的东西向外扩散而出现的反应。这样的话这就不是转移,属于早期发现,当时的医院建议我做手术。

    但是,我实在不想在自己身体上动刀,于是就在网上到处查找资料,结果发现了重粒子线这个疗法。本来我从小就一直喜欢物理学和天文学,经常会读一些放射线相关的知识的书,所以能够理解重粒子线的理论。


    ——您是自己找到重粒子线治疗的是吗?

    T先生:我先是问了M医院给我看病的那位女医生关于重粒子线治疗的事,但是她好像并不了解,她说,“我不是很清楚,您稍等一下”,就去别的屋子问去了。过了15~20分钟,她回来告诉我说,“我下载了介绍信专用纸,这就给放医研发传真。等对方回复了就和您联系”。

    几天后放医研回信了,需要的资料数据也都集齐了,我就去了放医研。

    放医研给我看病的医生是Y医生。Y医生说,要是我可以接受除夕当天出院的话,马上就可以帮我安排日程,年内就可以开始治疗。16次照射,住院4周。我当场立即预约了制作身体固定器具的日子,然后就回家了。


    ——听起来好像挺顺利的。

    T先生:但是放医研方面看我从M医院拿过去的检查图像总感觉哪儿不太对,于是我又重新在放医研接受了PET检查。感觉存在问题的地方,就是那个肺旁边的淋巴结上出现的反应。放医研的医生认为,说不定这个真是转移。如果真是这样,那周围也许还有其它隐蔽的转移。果真如此,就需要先吃两个月抗癌药再做重粒子线。于是,原定的12月的治疗计划就延期了。

    我拿着放医研的信又回到了M医院,告诉医生我希望做化疗。结果M医院给我看病的医生说出来的完全是另一番话,“我们和放医研又没有什么关系,我们为什么要帮别的医院进行治疗?我院认为你淋巴结上的反应不是转移,而且我们应该也建议过您做手术的”。因为这个医生是内科医生,所以我就说,“能不能让呼吸科的外科医生帮我看一下?”。

    12月上旬,我去看了外科医生。给我看病的外科医生说“的确,说是转移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放医研的医生认为应该先吃抗癌药控制一下,那么作为外科医生,我也是同样的意见。但是,希望化疗之后您能让我来帮您做手术”。

    其实当时我误以为重粒子线治疗只要有一点儿转移就不能做了,实际上这个标准的表达是“如果有大范围的全身转移,则无法使用重粒子线对转移瘤进行逐个治疗”,也就是说前面还有个定语“大范围的”。但是,由于我当时理解有误,所以外科医生的话让我产生了很大的动摇。心想,实在不行干脆手术得了。于是就以手术为前提开始考虑问题。

    虽说如此,肺又不像是胃,就算切掉一部分也可以再缝合上,肺要是切的话,三分之一就是三分之一,有的时候肿瘤的位置要是不好甚至得切掉三分之二,要切掉这么大一块的话,肺活量当然会降低,生活能力当然会大幅下降。这也是我一直想尽办法逃避手术的原因之一。


    ——无论是谁,都会犹豫如何选择治疗方法吧。


    T先生:就在犹豫不决之间,我开始了化疗。虽然出现了脱发,但是好在没有出现其它副作用,还可以思考思考问题、出去走走什么的。我当时就想,“现在这么健康,为什么非得在身上动刀不可呢?”。要是真做手术的话,生活肯定会发生很大变化,这是最让人害怕的。我不愿意。

    结果,抗癌药虽然让原发肿瘤小了一些,但是对淋巴结并没有什么效果。

    于是我把我的情况和自己纠结的心情都告诉了放医研的Y医生,问他“抗癌药对淋巴结没有效果,我该怎么办?”,结果Y医生说“没关系。我关心的只是范围。没有扩大、没有变化的话就没问题。你放心来放医研吧”。

    我可怎么办好?是做手术还是做重粒子线呢?

    但是,既然Y医生都这么说了,我干嘛非要在自己身上动刀呢?于是我暗下了决心。

    到了M医院我的主治医生那儿,我告诉他,“我还是想做重粒子线治疗,不需要麻烦您写介绍信了,能不能把我的文件数据给我?”,结果医生当场就发火了,问我“你是一直在骗我呢么?”,我说“没有骗您”,但是医生说“手术都安排好了。今天或者明天就必须给出最终答复,否则又要往后延期。要是你回头说重粒子线还是不行、下周再回来找我,我可不负责。你在我们这儿诊断和治疗到此结束”。


    ——经历了这么多,您才重新回到放医研啊。


    T先生:本来约了2月做重粒子线治疗的日程,结果发现肺部有积水。为了弄清楚这是不是恶性肿瘤导致的积水,需要把水吸出来再进行培养,于是重粒子线治疗又延期了。

    等到1周后想把肺里的积水吸出来的时候,结果积水已经没了,也没有什么其它问题,但是又赶上机器检修,最终,治疗又改到了4月中旬。这期间,为了控制肿瘤继续生长,放医研给我做了抗癌药化疗。

    4月中旬,我的重粒子线治疗终于开始了。住院期间相当无聊(笑)。因为重粒子既不疼也不痒,所以每天需要做的就是等待治疗以及在规定时间去治疗室。当时,每周五的治疗结束后,我就申请外出许可回到自己家里,然后周一去公司上班,下班回家后早点儿吃完晚饭就接着又去放医研。

    每次照射本身只需要30分钟左右吧。医生会提前在电脑系统里登录好患者的呼吸规律形式,治疗当天正常呼吸就行,射线会在呼气结束的时候射出来。躺在那儿30分钟我经常会犯困,有时候甚至会睡着了打呼噜,医生就会把我叫起来。

    根本就没有什么“抗癌”的感觉。除了往台子上躺30分钟以外,剩下的就是打发时间,根本就不需要和癌症“进行战斗”。

    所幸,目前为止的PET和核磁共振都没有显示我的肺癌有转移或者复发的迹象。病变部位也没有留下肿瘤的残骸。只是原来肿瘤病变部位的周边变得有点儿硬,每次咳嗽的时候会比较容易带出痰来。


○   肺癌之后是前列腺癌,为了彻底治疗而选择了重粒子线


  ——听说您肺癌治疗结束后,又发现了前列腺癌。

    T先生:我一直做体检,结果那次查出来了问题。前列腺癌的肿瘤指标PSA数值是4.08,比标准值4高了一点。去泌尿科看了一下,医生告诉我有癌的嫌疑。于是我马上进行了病理检查,结果显示是中危前列腺癌。

    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有三种:因为年龄也比较大了,所以可以考虑不做手术,采取观察治疗;二是只使用内分泌治疗;最后一种是内分泌治疗加放疗。放疗中也包含重粒子线治疗。

听说前列腺癌进展比较缓慢,但是一旦转移到骨头就比较麻烦了。我对医生说“我的肺癌是用重粒子线治疗的,我的前列腺癌希望也能用重粒子线彻底治疗”。于是,泌尿科的医生马上就从电脑中调出了放医研的资料,包括放医研的医生姓名在内,并且马上给我开出了介绍信。

    其实这家医院就是我看肺癌最开始的时候去的那家M医院。虽说各个科室专业不同,但是,内科医生完全不知道重粒子线治疗,而泌尿科医生则理所当然地把重粒子线作为一个治疗方案的选项,同一家医院内部竟然有这么大的差别!

    我的前列腺癌先经过了3个月的内分泌治疗,然后去做了12次重粒子线照射,之后又做了3个月的内分泌治疗。

    现在我的血液检查结果等都是先在M医院给医生看过之后,再自己发送到放医研让医生帮我确认,在两家医院的合作下进行跟踪观察。站在患者的立场上这么说可能有点儿不合适,但是我真的认为,查出来癌症的医院和治疗癌症的医院,本来就应该互相合作一起进行患者的跟踪治疗。



注:本文系重离子之父辻井博彦教授新作《重粒子线癌症治疗——无需开刀的疗法》部分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富士国际集团总部2015年成立于日本,2018年通过日本外务省、经济产业省联合认证,系外务省医疗签证担保机关,经济产业省跨境医疗支援企业。集团立足日本,放眼全球,拥有众多顶级医疗资源,为客户提供国际先进医疗技术的VIP快速通道。我们坚持专业化道路,由持有当地医护执照华人组成您的私人医疗支援团队,并为患者提供衣食住行全方位的生活辅助支持。



富士国际健康管理有限公司


日本总部:

260-0015  

日本千叶县千叶市中央区富士见1-14-13大荣大楼(野村证劵)8楼

电话:(+81)43-382-9591  

邮箱:vip@fujihealthcare.org

官网:http://www.fujihealthcare.org


统一客服电话:400-9696-080  



电话咨询客服:周一至周日9:00-17:00 400-9696-080 联系邮箱:vip@fujihealthcaregroup.com
服务保障 标准化服务 自选行程 提供发票 7X8小时客服
支付方式 公司转账 微信支付 支付宝支付 Paypal支付
加盟服务 品牌形象 远程培训 广告支撑 流程设计
企业微信号
微信服务号
联 系 我 们

浙公网安备33010802009720号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客服热线:400-9696-080
邮箱:vip@fujihealthcar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