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国际中国

【日本QST病院重离子治疗案例九】头颈部肿瘤(右腮腺腺样囊性癌)

发表时间:2020-07-13 15:47作者:辻井博彦

为了进一步让大家了解日本重离子治疗,我们特意整理了案例。案例中的访谈内容是根据曾接受过重离子治疗的若干名患者的真实情况整理而成的。



这些受访患者向大家讲述了针对自身疾病是如何找到重离子治疗方法的、在遇到重离子治疗之前曾经经历过怎样的不安挣扎和期望。此外还有,针对这些疾病还有哪些其他疗法最终做出接受重离子治疗决定的理由、和医师如何、交流家人的反应、治疗时的情况、治疗前后的症状、生活变化、治疗完成后的经历以及治疗产生的副作用等内容。



这些真实的访谈对于想要了解或是想要接受重离子治疗的人来说,应该会有较高的参考价值。


注:文中所述重粒子即为重离子。


案例9   N女士(20~30岁、奥地利维也纳居住)


○   治疗记录

    病名   头颈部肿瘤(右腮腺腺样囊性癌)

    2010年10月     被诊断为右腮腺腺样囊性癌

    2011年1月~2月   接受重粒子线治疗(16次照射)

    2011年2月末    回到奥地利维也纳



○   在充满希望的28岁时发现得了唾液腺恶性肿瘤


    ——请您给我们讲一下您刚发现得病时的情况吧。


    N女士:2010年,我才28岁,还很年轻,对未来充满希望。但是,这个时候我的面部出现了麻痹症状,于是我去了耳鼻喉科就诊。一开始怎么也查不出来是什么问题,在做了一系列的检查之后,终于诊断出了结果:耳垂附近分泌唾液的腮腺上长出来的恶性肿瘤——右腮腺腺样囊性癌。


    回家后,我立刻上网去查这到底是个什么病,看到网上有一些同样得了这种病的人说,这种病的治疗非常困难、无法与之抗争、等等。但是,我暗下决心“一定不要和他们同样的命运!绝对不放弃!”


    ——这种决心是您希望了解自己疾病的最强大的动力吧。


N女士:我和我母亲为了寻求第二诊断意见,跑遍了欧洲各地的医院。但是,所有医生下的诊断都是“需要将肿瘤连同面部神经一起切除”,为此我受到了极大打击。这意味着,如果我接受手术,那么我吃饭、说话都会出现问题,外貌也会受损,从此不得不带着这些问题生活下去。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这是个要做18个小时的大手术,却并不能保证治好我的病。但是我要是就这么放着的话,面部神经麻痹也不会好转。


于是我开始调查手术以外是否还有其它疗法。首先我了解到,对于这个肿瘤,抗癌药、内分泌治疗和免疫疗法都没有效果。然后,我开始调查放射线治疗,然而这次得知的内容更令人震惊:尽管有这么多种效果各异的放疗方法,但是并不是所有做放疗的医院都能接收我。而且,如果选择传统的光子线进行放疗的话,局部(腮腺)肿瘤被控制住的4年局部控制率只有区区24%。如果使用可能限度内的最大剂量进行治疗,万一照射范围内肿瘤复发了,也无法再次使用放射线治疗了。


如果我选择了这样的疗法,那么很可能会有两种结局:要么会在今后的生活中一直抱有健康上的问题,要么我会输掉和癌症的这场战争。治疗方案的选择上,真的是不能放弃,必须极为慎重。


在这个过程中,我遇到了重粒子线放射治疗。据说重粒子线治疗的5年局部控制率达到将近90%。像我这样的没有做过手术的病例,医生说应该也能达到同样高的局部控制率。也就是说,肿瘤复发的可能性会很低。这句话给了我极大鼓励,让我开始相信“我能治好!”。


    ——真是看到了希望之光啊。


N女士:为了接受重粒子线治疗,我来到了日本千叶县。当时,世界上能做这种治疗的只有千叶的放医研(QST病院)这一个地方。我到达医院的时候,受到了工作人员的热烈欢迎。


之后的进展非常顺利。我被介绍住进了可以徒步往返医院的出租公寓,这样即使远离家乡奥地利,也能较为舒适地生活。


我做了血液检查、核磁共振、PET和CT检查,制作了身体固定器具。然后按照医生们给我制定的计划,终于开始了重粒子线治疗。


在约4周的时间里,我一共接受了16次照射,为了防止我在过于宽敞的医院内走丢,工作人员每次都会从门诊接待处一直陪着我走到治疗室。照射时间在10分钟左右。治疗室内会播放我喜欢的音乐,这特别有助于我缓解治疗中的紧张情绪。照射本身完全没有疼痛。但是,初次照射结束之后的2小时后,我的患处产生了很强的疼痛感,医生给我开了强效止痛药。尽管如此,我当时一直很乐观,想着“这是照射的正常反应,不是负面征兆,这是癌细胞被破坏、开始往治愈方向转变的表现”。


之后的治疗中,我的身体没有出现什么问题,所有治疗结束时体重甚至还增加了2公斤多。体重增加这件事让我很惊讶,因为我在网上读到过接受头颈部区域光子线放疗的人们的经验谈,他们说由于强烈的疼痛无法饮食,有时甚至需要插胃管才能摄取营养,所以会瘦10~20公斤,等等。


在我为了治疗而来到日本7周之后,我向放医研承诺,将在回到维也纳后每半年接受一次核磁共振检查确认治疗效果,并将为了今后重粒子线治疗的发展而向日本提供图像资料等,然后我经许可出院回国。


○   从奥地利维也纳来到日本,庆幸自己拥有接受重粒子线治疗的勇气


    ——您在赴日7周后就能够回国了啊。


N女士:按照约定,治疗结束半年后,我在维也纳的医院接受了第一次核磁共振检查。医生看到结果时十分惊讶,因为肿瘤的大部分都消失了,肿瘤造成的面部神经麻痹也有慢慢恢复的倾向。我去做重粒子线治疗之前,本来医生说我面部神经麻痹已经没有恢复的可能性了,听说日本那边的医生知道我面部神经麻痹正在恢复的时候也很惊讶。


我现在非常确信,重粒子线对于难治性癌症是最佳治疗选择。重粒子线具有非常强的细胞杀灭能力,对于其它放射线无法杀灭的癌细胞,重粒子线也能发挥功效。由于重粒子线会对目标肿瘤进行绵密且精准地照射,因此不会对正常组织造成太大伤害,能将放疗的副作用降至最低程度,这对患者是非常有利的。


迄今为止我也认识不少同样得了腺样囊性癌,但是使用了其它疗法治疗的患者,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有健康问题,有的人甚至已经离世了。我从治疗开始,至今已经过去6年了,肿瘤没有复发,生存质量也一直得到较好的维持。


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能够找到重粒子线治疗,能够拥有为治疗而赴日的勇气,并且能够实际接受重粒子线治疗。真的是万分感谢,我非常知足。


最近,为了帮助那些被确诊为腺样囊性癌的人,我正在积极进行重粒子线治疗的推介活动。作为其中一项,我在《Krebs innovative geheilt》(英文题目Cancer innovatively healed)这本书中,对有益的癌症治疗方法进行了简明易懂的解说。此外,我还在不断学习可能对健康造成影响的饮食生活、营养辅助食品方面的知识。


对于给予我第二次生命的日本医疗团队的各位工作人员,我真心地想对他们说声,谢谢!


注:本文系重离子之父辻井博彦教授新作《重粒子线癌症治疗——无需开刀的疗法》部分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20200612


富士国际集团总部2015年成立于日本,系赴日本医疗专业服务机构。2018年通过日本外务省、经济产业省联合认证,系外务省医疗签证担保机关,经济产业省跨境医疗支援企业。集团立足日本,放眼全球,拥有众多顶级医疗资源,为客户提供国际先进医疗技术的VIP快速通道。我们坚持专业化道路,由持有当地医护执照华人组成您的私人医疗支援团队,并为患者提供衣食住行全方位的生活辅助支持。








富士国际的优势


权威优势:由重离子之父辻井博彦教授、质子秋元哲夫教授等专家亲自会诊

资源优势:日本各大顶级医院以及11家质子和6家重离子医院直接合作

服务优势:日式服务,终身关怀

专业优势:由中日两国护士执照医疗翻译人员一对一服务

性价优势:价格更亲民,全球资源甄选价格洼地

人员优势:具有日中看护交流协会,中日护理人员200人

技术引进:辻井博彦教授重离子治疗普及,设施设计规划,人才培养、全套设备引进授权



富士国际健康管理有限公司


日本总部:

260-0015  

日本千叶县千叶市中央区富士见1-14-13大荣大楼(野村证劵)8楼

电话:(+81)43-382-9591  

邮箱:vip@fujihealthcare.org

官网:http://www.fujihealthcare.org


统一客服电话:400-9696-080  



去日本看病,找富士国际!
海外重离子治疗患者增加中
【成功案例】富士国际重离子癌症治疗实例之一:肝癌
【人物专访】辻井博彦教授:重离子最适合治疗肿瘤的类型与优势
【科普园地】质子重离子治疗癌症基础知识


电话咨询客服:周一至周日9:00-17:00 400-9696-080 联系邮箱:vip@fujihealthcaregroup.com
服务保障 标准化服务 自选行程 提供发票 7X8小时客服
支付方式 公司转账 微信支付 支付宝支付 Paypal支付
加盟服务 品牌形象 远程培训 广告支撑 流程设计
企业微信号
微信服务号
联 系 我 们

浙公网安备33010802009720号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客服热线:400-9696-080
邮箱:vip@fujihealthcare.org